twbu.jpg

善與惡

人心有多少種

說法就有多少種

 

喜劇與悲劇

或許遠看比較輕鬆

可當局者只有近看的選擇

難以逃脫

 

只能在搏鬥中

嘗試不做一隻困獸

 

   觀影有感   

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以媒體亂象作為劇情主軸,探討社會上具有爭議性的新聞議題。

對於這齣劇會特別有感覺,應該是因為大家都有感受到現在各個新聞台與電子媒體的種種缺失,

像是都在浪費版面報導特定人物、腥羶色主題、未妥善考證、文字內容有誤、肆無忌憚跟拍畫面與失禮的訪問言談等。

新聞是我們能夠知曉社會各種最新動態的主要來源,會影響大家對於各種事物的看法,

因此若是新聞造假,或是描述過於偏頗某種立場,很容易將風向帶往錯誤的地方。

 

這次我最關注的角色是由演員吳慷仁飾演的法扶人權律師王赦,他一直在幫助社會輿論覺得十惡不赦的變態殺人犯。

大家覺得那些無差別殺人犯,都是因為心理有病,才會亂殺人,應該要把他們都關起來,甚至是處死刑,

這樣他們才不會在放出來後,又再次犯案,才能讓人心安定。

不過王赦覺得這些殺人犯可能有值得探究的殺人動機,或是可能是因為精神疾病導致他們無法控制自己,

得要做更長期更完整的訪談與調查,才能判定犯案的原因,不能這麼快就隨便對他們處刑。

在試著努力協助每位充滿爭議性的犯人時,他也遇到許多大眾的批評,還被民眾潑糞、言語騷擾他懷著孕的妻子美媚。

 

有著思覺失調症的思聰非法侵入幼兒園找小朋友們拍攝影片,讓大家覺得他好像在綁架小朋友們。

剛好王赦與美媚的小孩也在其中,美媚很擔心小孩會被傷害,最後小孩有順利脫困,且思聰被綁了起來。

只是王赦卻急著關心被帶去警局的犯人思聰的狀況,這讓美媚很不能接受,更加無法理解為何王赦要幫助他們這種人。

美媚一度帶著小孩離開了王赦,想與王赦離婚,不過後來在母親的鼓勵下,又決定要繼續支持王赦。

卻因整天過著被民眾威脅,擔心受怕的生活,又剛好遇到出院不久的思聰,大跌了一跤後,腹中胎兒不幸流掉。

王赦反省自己為了理想,而未能妥善照顧到家人,打算不再接法扶案件,開始處理比較能賺到錢的案件,可是卻開始失眠、悶悶不樂,

美媚都看在眼裡,便跟王赦好好談談,鼓勵他要重拾自己從前的堅持。

 

覺得王赦一直很有自己的堅持,但法扶案件很棘手,處理起來非常耗時費力,又常遇到犯人本身一點都不積極,還想藉由被判死刑來解脫。

很多時候他都是很無力的,常常有種孤軍奮戰的感覺。雖然由於考量到家人因素,曾經想放棄了,但卻始終無法丟棄自己的初衷。

佩服王赦的毅力,也很佩服他的老婆美媚,即使未來還是有可能會遇到類似言語騷擾的夢魘,卻還能鼓起勇氣繼續支持老公。

美媚的母親也很感人,不斷用很開明的態度在鼓勵著美媚,默默也支持著王毅。

 

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跟大多數日劇一樣只有十集,不像一般的台劇,集數都比較多,

讓這齣劇能夠有比較緊湊的節奏,每次都會很好奇下一集的劇情發展和每個支線的角色故事進展。

希望媒體從業人員,真能透過本齣劇來好好深思如何改善未來的新聞報導模式,

當然身為觀眾的我們,也該盡量拒看無良媒體的報導,將收視率獻給真正有內涵的新聞媒體。

 

   影像來源   

www.pts.org.tw/theworld_betweenus

    目兆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